三代箍桶匠,守护百年招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日用器皿还没有被塑料制品代替,江南一带家家户户的日用器皿都是请箍桶匠制作。

"箍桶师傅本领高,刀一把来篾几条。弯板几块都失散,篾圈一个紧箍牢。”

这首打油诗赞的正是箍桶匠。 过去这一行很兴盛,有很多箍桶匠走街串巷,给人制作修补木桶。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学会一门手艺,一辈子饿不着肚子。

秦福兴箍桶店的招牌是秦金财的爷爷秦根生创立的,他在少年时就去外地学箍桶,那时候拜师学手艺是很苦,需要吃住在师傅家,是要学艺三年,再为师傅服务三年才能出师。

秦根生学成出师后回到苏州,从走街串巷吃百家饭开始给人做日用器皿,后来创立了秦福兴箍桶店,传承至今已有过百年历史。

秦金财的父亲秦兴福从小跟着他父亲秦根生学习箍桶技艺,一直没有离开过这行。

他所处的时代正是箍桶匠的黄金时代,传统的水桶、米桶、马桶、脚盆等,他样样做得好,不漏水。

春去秋来,时光流转,他手里的活基本没有停下过,最忙的时候店里请了7个上漆工。

如今年事已高的秦兴福,身体已承受不了高强度的劳作,已经把箍桶店交给了秦金财。

不过他每天坚持做工一两小时,秦金财说,父亲现在走路都摇摇晃晃,但是他坐下来,整个人变了样子,专注认真,握工具的手特别稳。

他今年84岁,做了71年箍桶匠,有了感情,难以割舍。

可以说秦金财是苏州最年轻的箍桶匠人,也可能是最后一代纯手工箍桶匠,他也是从小学习箍桶技艺。

三十多岁的时候从工厂出来,不知道去做什么,窝在家迷茫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父亲说,你先来做箍桶匠吧。

做一名手艺人虽然辛苦,但是时间自由,生活简单,只要把手里活做好就行。

做着做着,他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他喜欢听着评弹做活,若技艺上遇到困惑就进里屋向父亲求教。

秦兴福不善言谈,有时候看他做的木桶不合格会让他拆了重新做,他说,做就要对得起手艺,对得起时间和光阴岁月。

秦金财崇拜他父亲的一生勤勉,用手艺支撑起家庭,也是父亲点亮了他的人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