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国礼,竟出自一个乡村手艺人之手

铜炉因其锻造精巧、技术讲究、外型古拙,集实用性与艺术性于一身,变成深受大家喜欢的艺术品。

徐红军高中毕业后,被家中安排去做模具,他在模具上面花了大量精力和工夫,也因此对器具的形态大小拿捏有度。

接触铜艺之初,他在父亲的指导下,用翻砂铸造工艺,向仿古铜器进军。

然而,制作铜炉远没有徐红军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一次试制就让他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由于温度吃不准,一部分铜水倒入模具便已冷却凝固,浇铸完只成形半个,反反复复试验都是同样的问题。

陷入回忆,他感慨当年几乎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一边要查阅资料,一边还要一遍一遍不断去尝试。

在反复尝试、不断完善过程中,徐红军逐渐掌握了制作铜炉的技巧,表面鼓胀、型壳分层、高温变形等一道道难关相继被攻克,并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制作方法。

但是,要制作更加精美的铜炉,翻砂制作工艺在铜炉的细节花纹上体现不出效果。

徐红军知道,古人早就发明了一种叫“失蜡法”的工艺,做出来的铜炉远比翻沙铸造工艺做出的铜炉要质朴精美,有雅韵。

而用失蜡法制作铜炉,要经历18道工序。

依次是雕模、翻模、灌蜡、修蜡、挂料、失蜡、焙烧、浇铜、喷砂、切浇口、打磨、做色,其中前三道工序需要反复进行三次。

凭借对铜炉的喜爱之情和执着,徐红军翻阅资料,结合家传技艺,不眠不休钻研,终将失蜡法制作流程熟练掌握,制作出了造型独特、古朴大气的铜炉作品。

2014年,国家博物馆来苏州考察,最后确定将徐红军的弘君堂定为国家礼物的设计和制作单位。

国家博物馆挑选和设计了十多种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礼品样稿将与他进行制作。

其中,参照原样按一定比例缩小制作的水红铜鹰鼎,既保留了原件的固有神态,又与红铜的工艺造型取得了和谐的统一,强化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铜香炉体现的是巨大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我希望这宝贵的财富能传承下去。”

徐红军感慨,他不仅要把铜炉当成一份生计手段来做,更要做成一份文化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