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设计师都想拥有自己的孩子

刘德耀在创业前,做了十年设计师,工作内容一直是身为乙方帮甲方做设计。

一个产品设计结束后会再承接另一项设计,如此循环十年,他有些疲倦。

他问自己,再这样下去,我除了做设计还能做什么呢?

随着年龄渐增,他越来越想按照自己的心意,设计生产有自己独特风格的艺术产品。

要知道在有家有业的情况下,要转型需要承受巨大压力,随着心底的渴望与日俱增,刘德耀最终决定跟着自己的心走。

自己做事情不像在公司那样朝九晚五,上下班时间固定。

创业的压力格外大,是要自己给自己上发条,如果自身不勤奋,目标不清晰,很快会融入平庸,被市场淘汰。

去年偶然一次群聊,有人问他,你能不能设计一把有诚意的茶刀,激发了他的灵感,他有了一年一器的项目构思。

他决定把这个想法跟一百人讲述,跟他们碰撞交流,再完善思路的同时,得到大家的一致支持。

想设计制作完美的茶刀及配套产品,仅仅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刘德耀发起了一场聚匠活动,跟画家、设计师、手艺人、非遗传承人一起合作,共同打造一把茶刀。

他听朋友说,在湖北有个铁匠村,他便不远千里前往,寻找能够找到真正的打铁手艺人。

从县城到铁匠村的全部是崎岖山路,而他的朋友有一辆没有灯的摩托车,便载着他每日往返。

有时候反复试验到深夜,他们俩凭着感觉在路上骑行,前后左右皆被黑幕笼罩,有跌入山沟,葬身于大山的危险。

而他在颠簸中,看见了诗和远方。

手艺人喜欢随兴、有质感的生活,灵感来了可以通宵达旦。

手艺人之间的合作简单真诚,对于产品质量,要做就到极致。关于价值,手艺人不会像商人一样讨价划价,这也是一种相互尊重。

他们做东西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追求完美。刘德耀和他的朋友们对反反复复的修改从不厌烦。

艺相君在他工作室桌上看到的几个枇杷果,他说是昨天上山摘的,摘下后需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今天下午吃,味道才恰到好处。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流口水等待着,心情美丽。

好的产品同样需要时间反复洗礼,一年一器正是如此。

伐柯伐柯,其则不远。

从生活中找设计,从需求中做器皿。在这文化快餐时代,工业产品层出不穷。坚持用传统手工艺锻造的器物,想必拥有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