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一双巧手,可以还你整个童年

你的童年是怎样的?

对世界充满好奇
小心翼翼却无比大胆
夏秋时,蚂蚱螳螂、青蛙游鱼
屏息观察,在草丛水边蹲到腿麻

抽下几根狗尾巴草
或是叼在嘴边感受青草气息
或是编成兔子、戒指
样子简陋,却能玩上许久

虫鸣野草,童年的美好回忆与想象
都在吴招妹的一双巧手下得以苏醒

三十多年前,吴招妹嫁到渭塘姚家,出于兴趣,她跟随婆婆学习家传草编。

晚清时,姚家先祖姚阳成便是苏州有名的草编人,传至吴招妹已是四代。

婆婆在世时,逢年过节,吴招妹和她撑着船,沿河叫卖草编,补贴家用。

一次她遇见爷孙俩,愿出数倍价钱请她编一只青蛙,由此她决心把草编做下去。

每天清晨六点,吴招妹就出门,带着竹钩剪刀,到十几里外采摘棕榈叶。

竹钩将棕榈叶搂下,剪刀从叶根处剪断,吴招妹身高不足一米六,多数时候要将脚尖高高踮起,才能勉强抓到。

棕榈叶宽厚结实,颜色明亮,是渭塘草编的首选材料。采摘的叶子既可现编,亦可热水大煮后,晒干待用。

在吴招妹手下,一根细针能将一片叶子,分成将近十条薄片。

手指迅速翻动,轻韧的叶片打结、编织。


棕榈叶编的动物昆虫,触须、翅膀惟妙惟肖,蘸过水后,更加灵动,透着一股鲜活生气。


吴招妹做了几年后,心中盘算,草编手艺人不在少数,

棕榈叶编的动物昆虫好玩生动是不假,但要做几十年就显得有些单调,不够特别。

出身“草席之乡”车坊的她,尝试用编草席的蔺草编织各种小玩意。

家中人对她的心思并不认可,不到半天,50多个蔺草草编就已售空。

她不识字,却有颗玲珑心,想起路边卖花的小娘鱼,手提花篮,沿街叫卖,吴侬软语,清秀水灵。

糅合圆摆裙、圆帽、蝴蝶结等装饰元素,便有了如今的“水乡芭比”。

“水乡芭比”慢慢叫响了,每次外出摆摊,总是围满人群,在许多年轻顾客眼中,精致用心堪比优质手办。

吴招妹质朴讷言,不擅装束,却入迷一般,不断为“水乡芭比”尝试新的动作和着装。

“水乡芭比”手工编织装饰,耗时不短,即便顺利,吴招妹一天也只能完成一个。

外出摆摊时,她一刻不得闲,编几个花样,不耽误工夫,还吸引顾客。

草编累且枯燥,儿子儿媳都无意跟她学习,她也在为传承问题犯愁。

如今,她担任四所小学的课外辅导员,每周为孩子们上一堂草编课。

每次学生编好的作品,吴招妹细心收集存放,谈到这些,眉目之间流露欣喜。

年龄渐长,你是否已然认同
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失却年少时的好奇与惊喜
满足于肤浅笑话
却无法真正动容

这门包含童年记忆的手艺里
你能否看到回忆里的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