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石丨行进在雕玉之路

古人云:“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中国人对山水的热爱,好像是刻在了骨子里。古时候,文人墨客喜好游山览水,高人雅士也偏爱居于山水之间。时至今日,工作之余,能够与知己春山野渡,看江流天地外,也是人人欣羡的美事。

前不久,我赴乐山拜访友人,有幸居于他的雅室中,享受了一番徜徉于山水中,晨观朝阳暮看霞,日啖香茶的生活。

友人的这所住宅,位置极妙。打开窗户远眺,目之所及正是大渡河、青衣江与岷江三江汇流之地,对面凌云山栖霞峰临江峭壁处的大佛慈眉善目,沉静安详,双手抚膝,正襟危坐。一时之间,仿若闯入了一幅山水仙境画卷

千年以前,当此幅“画卷”只有山和水的时候,大渡河、青衣江、岷江三江汇聚,激荡出巨大的旋涡,行船至此,异常凶险。凌云寺的海通和尚为了镇住这三江汇流处汹涌的水流,便凿造三世弥勒未来佛像,保佑人们安全渡过此地。

不知是海通禅师的悲悯之心感动了苍天,还是工匠们建造佛像时碎石落入江中的缘故,传说这里自从佛像造成,便再也没有发生过船毁人亡之事。

千百年来,佛像依山而立,于乱云飞渡之中,纳天地之宏伟。山,因佛而增色,佛,因山而更奇。迎面江风袭来,清爽可人,在与佛像的顾盼之间,醍醐灌顶,生命好似与这处山水仙境融为一体。

虽然结束假期、回到工作室已有些时日了,但我却仍然沉浸在乐山大佛依山耸立、脚踏巨澜的景象中,久久不能忘怀,甚至萌生了去那里定居的想法。

而后偶得一块青花料,其颜色分布与我心中的那幅山水仙境图竟是十分契合,欣喜若狂之余,我邀请一擅作山水的友人与我共同创作,以玉为纸,以刀代笔,将其中韵味引入玉中,以纪念此次礼佛之行。

将其称为“礼佛”,实乃感谢此番境遇对我心中欲望的雕琢和对我心灵的洗涤。在我看来,人的抱负、追求和理想都可以看作是欲望,生活需要清心,但不能寡欲

山水之间的安宁与纯净值得追寻,但人的抱负、追求和理想却不可以舍弃。即使遇到了绺裂,我们应该做的是解决它,而不是逃避,雕玉如此,雕欲亦是如此

《礼佛》一作,下期呈现,预知其貌,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