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石丨瑞兽颂吉,不落窠臼

它们是日常生活中各种动物的重组塑造,被赋予了祛邪、避灾、祈福等美好的愿望,成为了玉雕文化中不可或缺的经典。

玉雕艺术中的瑞兽形象,在时代的更迭中衍变,王朝的轮替中发展。汉魏六朝的瑞兽,一般造型夸张且富于变化,面容狞厉而势态凶猛;唐代的瑞兽,基本继承了汉魏的风格,精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气势稍逊;宋时的瑞兽,兼有汉魏六朝的气势和五代十国的趣味,并屡有新意。

辽金两国时期,虽雕琢技法深受唐宋的影响,但在风格气息上却独树一帜,具有强烈的民族个性。明清两代,瑞兽深入到了政治与生活的各个层面。除了玉器,官服、建筑、家具、摆设等,无不以瑞兽纹为主流。

瑞兽虽为传统题材,雕刻却最显功力。裘军毅的这件瑞兽,由一颗独籽雕就,因料就形,随形而雕,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阔嘴宽鼻,尽显威严之余,又不失灵动。

头部以下,以简约的仿古纹饰之,线条流畅,一气呵成,与头部的繁复形成对比,半工半写,繁简有致,是精益求精下的又一佳作。

天然形成的和田独籽,细看之下,毛孔清晰,盈盈一握,是贴合手掌的弧度。轻抚这份岁月酿就的细腻温润,肃穆中是自然造就的古韵悠然。

瑞兽的形象,从古延续至今,时代在变化,审美也随之而变,这一传统题材的创新,对裘军毅来说,未必不是挑战。他用传统的苏作工艺,雕出瑞兽的精美灵动之形,威猛霸气之势,富贵吉祥之意,精工美意,不落窠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