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石丨方寸之身,容纳天地

夏至是北半球一年之中

白昼最长、黑夜最短的一天

在这个“日久天长”的日子里

人们尤其希望

光明与美好能永存人间

人们对光明的向往

在“夸父逐日”、“普罗米修斯盗火”等

神话故事中诠释

在图案、纹饰中演绎

在“旭日东升”中深化

裘军毅的这枚《旭日东升》玉质温润细腻,造型端庄大方

一幅祥和的海天画卷就此铺展开来

牌首和底部俱雕琢如意云纹

牌面勾勒日出东海,冉冉升起

周身云海浩荡,云雾缭绕

背面大量留白,给人清新典雅之感

虽是方寸盈握的牌面

构图上却以势为观、以观显气,以气生韵,以韵表逸

突显出疏与密、远与近、藏与露、浓与淡的相互关系

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与空间感

意境开阔而辽远,华丽而不失清雅

云海迎旭日,朝霞福满天

东升的旭日,带来了温暖、光明和连绵的福泽

带来了蓬勃的朝气和盎然的生机

因为它,生命得以生存和繁衍

因为它,人们有了希望和力量积极前行

旭日东升这一传统的意象

经过裘军毅的精心雕琢

悠远的意蕴在莹润的和田白玉上完美呈现

不由得让人想到上千年前

温润的君子,腰间佩着它

行走间从容不迫的气度与姿态

玉随身转,身与心连

君子佩带玉牌

起初是因战国至汉时期宫廷政治斗争险恶

刺杀之事屡有发生

于是规定大臣必须佩组珮上朝

如若有人动作过大过猛,组珮便会叮当作响

势必引起侍卫的注意

经过后来的发展

君子通过腰间的玉牌

来提醒自己的行止必须从容适度、不疾不徐

佩玉便衍变为节制自身、强化道德修养的外在手段

白玉的牌子,简单质朴,遗世独立

方寸之内显壮美山河

正如君子之修为,含蓄其外而隽永于内

疏能跑马,密不容针

方寸之身,能容纳天地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