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 | “一寸缂丝一寸金”,缂丝,是一种诗意的比喻

缂(kè,同:刻)丝(英文:K’o-ssu 、Kesi 或 Chinese silk tapestry),又称“刻丝”,是中国传统丝绸艺术品中的精华。宋元以来一直是皇家御用织物之一,常用以织造帝后服饰、御真(御容像)和摹缂名人书画。常有“一寸缂丝一寸金”和“织中之圣”的盛名。

苏州缂丝画与杭州丝织画、永春纸织画、四川竹帘画并称为中国的“四大家织”。

2006年5月,苏州缂丝织造技艺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年9月,缂丝又作为中国蚕桑丝织技艺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今天,小编带你走进缂丝的神奇世界!

缂丝是什么?

缂丝是一种丝织工艺,不是材质,更不需要用刀。

缂丝的难以理解在于“缂”字,而不懂“缂”其实是未曾理解“织”。《尔雅》里说:“治丝曰织。”织的繁体字“織”,由“糸”与“戠”联合起来表示制造带有图案的布。

而“缂”呢,就是织法的一种,中国古代字书《玉篇》中释为“织纬也”,缂丝织制时以小梭根据纹样变换纬向的彩色丝线,成品只露纬丝不露经丝。

宋代庄绰《鸡肋篇》写道:“承空视之如雕镂之象,故名刻丝。”就是说拿着缂丝成品对着光看,可以观察到许多缂织过程中留在纹样色彩边缘的空隙,有如用刀在丝面上刻出图案,也因这一比喻,才称为“刻丝”,但正确的表达还应写作“缂丝”。

缂丝需要哪些材质和工具?

既说缂丝必然用丝——真丝,区别在于经纬蚕丝的质地,通常以较细的生蚕丝为经线(纵向),这也是缂丝成品显出挺括质感的原因之一,而以柔软的彩色熟蚕丝为纬线(横向),表现丰富的图案色彩。缂丝织造时,需要借助古老的平纹木机、不同规格的梭子、拨子等竹木工具。

熟蚕丝的纬线

犹如舟楫的梭子和带有梳齿的拨子

缂丝有什么特点?

“通经断纬”是缂丝区别于其他织造技法的最大特点。

即是说,纵向的经线穿通织物的整个幅面,横向的纬丝仅根据图案花纹跟经丝交织,不贯通全幅。通俗的说法就是根据图样变一色就要换一色梭,缂丝也可说是通过这种“回纬”技法来织造。也正因通经断纬的织造方式,决定了缂丝的另一特点——修去反面多余线头的成品,花纹色彩正反两面完全一样。

缂丝“通经断纬”结构图

修毛中的缂丝花带

缂丝与刺绣的区别?

刺绣是指针线在织物上绣制的各种装饰图案的总称,所以刺绣必须有现成底料,其成品图案与底色是叠加关系。

而缂丝的图案与底色则是嵌入交织的,完全在一个平面上。

缂丝与织锦的区别?

织锦和缂丝是同流同源的手工织造丝绸提花织物,而一般纬锦采用“通经通纬”的织法——纬丝贯穿全幅,正面图样清晰,背面是一根根通梭浮纬, 图案杂乱、织物厚重,且毛头不可剪断。

织锦纬向的梭子数量是有限制的,也因此表现图案色彩的丰富性不及缂丝。

缂丝

缂丝织造的难点在哪?

缂丝易学难精,尤其摹缂书画作品,要求缂织者不仅要有良好的技艺功底,还要有极高的艺术悟性。

绘画中一笔即可表现的色彩变化,在缂丝中就要分解成无数色块甚至是像素点,一点点地织就,而对线条等细节缂织需要足够经验,否则缂织时多挑一丝都可能破坏画面美感。

缂丝作为手工织造工艺,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通过机械加工,其色彩的丰富和细腻度,是机器无法取代的。

然而即便一个熟练工人,一般一天也只能织出一两寸素地缂丝,遇到图案繁复、花色细腻的画稿,可能一天仅能织几厘米。

一件缂丝成品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古人就有“妇人一衣,终岁方就”之说,此中寒暑交替的枯燥与寂寞唯有手艺人凭一颗守艺心,在如梭岁月中静静度过。

缂丝的价值如何?

2009年,缂丝作为中国蚕桑丝织技艺入选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缂丝的织造过程极为细致,1厘米内多达24根经线,历代人们把它与黄金价值相等同,使用者的身份也是非富即贵,素有“一寸缂丝一寸金”和“织中之圣”的赞誉。

宋元以来,缂丝一直是皇家御用织物之一,常用以织造帝后服饰和摹缂名人书画。此外,缂丝还经得起摸、揉、搓,被誉为“千年不坏艺术织品”。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多次出现对缂丝服饰的描写,如王熙凤的出场“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凤姐赠与袭人“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贾母庆寿,江南甄家送来“一架大屏,十二扇大红缎子刻丝满床笏,一面泥金百寿图,是头等的”。即便在当时的贾府,缂丝也是罕见的好东西。

清中期 缂丝博古图四条屏

缂丝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史?

缂丝起源大约在公元7世纪,源于古埃及和西亚地区的“缂毛”工艺,自汉至隋唐传至中原内地,逐渐发展为丝织品“缂丝”。

《中国全史》记载:“宋代是缂丝的盛期,其中以定州生产的最为有名。”

北宋 缂丝《紫鸾鹊谱》(局部)

南宋时缂丝生产重心移至长江三角洲,在苏州、松江等地迅速发展并形成自己的特色,名家辈出。

南宋 朱克柔 缂丝《山茶蛱蝶图》

明代至宣德年间,重新摹缂名人书画,开创出缂丝的第二个兴盛期。艺术风格上深受吴地画风影响,愈显娟秀雅致,缂丝艺人缂织吴门画派名家画稿,名噪一时。

明 缂丝《仇英 水阁鸣琴图》(局部)

清代,缂丝走向全盛。宫廷内外对奢侈纺织品的需求用量增大,促进了缂丝生产规模的扩大和技艺的进步,尤其以上交江南织造府的宫用和官用品为上乘。

清 缂丝加绣《九阳消寒图》(局部)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因高档日用品、和服腰带等缂丝制品受到日本客户青睐,出口需求量逐年上升,缂丝行业又迎来黄金岁月。当时苏州的缂丝织工多达一万余人,缂机上万台,这一规模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朝代,缂丝技艺得到空前发展。

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外贸任务下降,缂丝生产面临困境:劳动力过剩、生产急剧萎缩,绝大部分从业者被迫改行。

缂丝和服腰带(局部)

现在,仍就从事缂丝行业的师傅已是寥寥,且多已近迟暮之年,他们手中缂织的成果正与时间带来的体力衰退作着无声的较量。这绝不是一门手艺发展所期待的理想未来,却是渴望留住这份工艺之美的守艺人必须面对的严酷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