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之歌丨剑翎雄视震山河,直上云霄万里高

鹰,性情凶猛,翼大善飞,是飞禽之王,空中霸主。鹰可凌空定翔目击,可掠空俯冲猎物,高超的飞翔技术、凶猛的擒拿本领以及傲然挺立的威武雄姿使其早在原始狩猎时代就受到人们的崇拜。

古时,在我国的中原地区,鹰是战神的象征,英雄的标志;北方各民族则视鹰为神物,为不可缺少的依靠,甚至以鹰作为自己氏族的族徽和图腾。

随着历史的发展,众多文人墨客歌之咏之,赋予了鹰高尚的品格、神圣的地位以及越来越丰富的文化内涵。

屈原以“苍鸟群飞”比喻自己远大的志向和博大的胸襟;刘勰将“肌丰而力沉”的山雉和“翰飞戾天”的雄鹰相比,赞美鹰的“骨劲气猛”;杜甫用“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表达自己的壮志凌云和疾恶如仇。

锋之润以和田玉籽料立体圆雕雄鹰,表现其傲然挺立的气质,强悍勇猛的雄姿和矫健坚毅的神采。

《凌云》一作,造型圆润,原皮巧作鹰头,大而成钩的喙尖锐刚硬,双眼圆瞪,目光犀利,羽毛丝丝抖擞,尽显威武神气。

苍鹰独立时,恶鸟不敢飞。《凌云》展现的虽不是雄鹰翱翔苍穹,搏击长空的状态,但其剑翎雄视,蓄势待发之势足以威震山河。

不难想象,当雄鹰振翼羽,怒起而飞,迎狂风,直上云霄,可谓是雷霆万钧,气盖乾坤。精湛的工艺,配合玉的光泽,更加美轮美奂。

《诗经·大雅·大明》中记载:“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诗中以“鹰扬”象征军容的威猛和战争的胜利。

“鹰扬”离不开平时的艰难,正如鹰在归巢也只是将头弯曲靠到肩上,用“金鸡独立”的姿势休息。

并非时刻都要满怀刚毅遒劲之盛气,而是在休养生息之时也要以锐利的目光注视长空,俯瞰大地,如此才可飞过高山峡谷,越过重重险峰,承载负重的生命,鹏程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