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满庭丨自有幽香,飘满庭芳

一柱清香,一萦一绕间,心中万千幻象。

悠悠几千年,中国人对香的喜爱,从未改变。古时,无论是帝王将相、文人雅士,还是僧道医巫、平民百姓,皆以熏香为时尚。

▲曳·霓裳

增香除臭、怡情养性、驱虫辟秽、防治疾病,缕缕馨香,如无声的春雨,滋润熏蒸着人们的心灵,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香文化。

在这种文化的熏陶下,香插,凭借其独特的气质与艺术感染力,成为香事中纯粹而高雅的体现。

▲曳·霓裳

玉与香,生来便是妥帖至极的绝配。譬如《曳·霓裳》,在烟雾渺渺间,温润与柔绵,生出一丝灵气,两番趣味,和动人心怀的无限生机。

“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碧玉雕就的玉兰花瓣玲珑舒展,微风拂过,玉兰随风飘逸,一片花瓣轻轻探出身子,在风中翻转,风姿绰约,充满鲜活生命力,玉兰之韵,在玉中留存。

▲曳·霓裳

花蒂上巧雕一只蝙蝠,在翅膀处取孔,构思、设计无不精妙。花瓣背面的蝙蝠,刀法流畅,翅膀在花瓣上划出优美的线条,祥云飘飘,带来风的味道。

▲曳·霓裳

再如《芳·满庭》,玉兰新蕾尽放,花形大而婉丽,花瓣厚重富有质感,其上经络毕现,诱得一只蝙蝠闻香而来。

▲芳·满庭

黄杨根古蟠虬,坚质堪比寒松,头部的香插孔处呈弯曲回头之状,整器形似如意,亦是被赋予了“回头即如意”的吉祥寓意。

▲芳·满庭

花中仙子,木中君子,艺术的共生与共融,在这件作品上展现至极致。玉与黄杨木的融合,是艺术与艺术的对话,坚韧与坚韧的交流,在暗香浮动中,平添了几许清雅曼妙和古朴雅致。

▲芳·满庭

刻玉玲珑,吹兰芬馥,自爱临风皎皎,笑溱洧、芍药纷遗。玉兰花开,香飘满庭,幽香沁人心脾,经久不衰。

▲芳·满庭

开放时轰轰烈烈,一树一树齐齐绽放,败落时大度无畏,整朵整朵义无反顾,豁然洒脱,与黄杨守困厄而无怨同心合意,展现出生命该有的态度。蝙蝠纳福,花上有蝠,是经久不衰的福泽与鸿运。

简素并不简单,闲逸中有精巧。工艺的精致、造型的优美都抵不过它们自带的禅意与风雅,盈盈一方,花开无尘。未曾点香,也似有满庭芳香,无须琼浆液,已醉倒赏花翁。